明月名月一

苦逼高三党。本命名取先生_(:_」∠)_cp名夏,可逆不拆√略雷的名的,请注意避雷w

沉迷肝fgo_(:_」∠)_型月狗厨/伯爵厨/女孩子们都爱❤

型月cp伯爵天草【可逆】/梅剑/伯爵咕哒,雷梅林罗曼cp,组合可以w

aph养老院一员,半退坑状态。

章娘/不会画画但想学的手残x

锤基女孩√我永远喜欢克里斯.海姆斯沃斯ヽ(゚∀゚)ノ

qq门牌号3198523807欢迎来戳w

复健章√
一个小神父x他真可爱❤
边肝图边给他肝技能素材感觉爆率仿佛加了buff_(:_」∠)_

【梅剑】酒精影响

#很短,可以的话就当段子看吧x
#大概是现代paro_(:_」∠)_
#可能带有一点点的贝剑剧情
#ooc属于我,美好属于他们
#新人交党费x渣文笔求不嫌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呼... ...”

梅林站在自家的座机的前面,手搭在电话的拨号盘上,叹了口气。

他的脚边倒着几瓶白酒的空瓶,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酒精的味道。

梅林一直认为自己的良好体质应该不会出现喝醉酒这种情况,很显然他高估了自己。

领带好像有点紧。

喘不过气。

梅林皱了皱眉,松了下领带。

还是难受,一定是喝酒喝多了。

心里总感觉堵着些什么。

“阿尔托莉雅... ...莉雅... ...”

梅林无数次在心里念叨这个名字,也无数次的选择了退缩。

明明他并不是那么矫情的人。

只是有些事情,他对阿尔托莉雅无法诉说出来。

比如他喜欢她这种事情。

明明只是需要一句简单的表白,却总被一拖再拖,直到今天他看到阿尔托莉雅和贝狄威尔关系很亲密的走在一起时,才真正的感受到了危机。

在第N次的犹豫后,梅林终于用颤抖的手摁出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。

“滴————”电话播了出去。

梅林心情复杂,他既想赶紧听到她的声音,又害怕电话接通后,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会很尴尬。

“您好,潘德拉贡家,请问您找谁?”电话接通了。

“喂?莉雅吗,我是梅林,我想给你说些事情,你先不要说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嗯。相处那么久了,一直没有告诉过你,我喜欢你。”
“可能会有些突兀,但我感觉如果我再不说出来,可能就连说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“虽然我平时不是那么靠谱,但现在应该是我最正经的时候。”
“我... ...我好像有些紧张”
“莉雅,不论结果怎样,我只是要告诉你,我喜欢你。”

“... ...”

空气安静的可怕,梅林想,阿尔托莉雅一定是被自己吓到了,不知道要怎么回答。

一分钟。

两分钟。

三分钟。

... ...

梅林举着电话,有些慌张,他不知道阿尔托莉雅会怎么拒绝他。

“叮——呤——”
一个电话打了过来,梅林按下了接听。

“喂,请问是梅林吗,刚才不知道为什么信号突然中断了,你刚才说了什么能再说一遍吗?”

“奥,没事,你早点睡,我家那只猫发情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觉写的很ooc,其实就是想看平时满嘴骚话【不】的老梅要去表白的时候的那种不知所措,然后把自己灌醉【或者说酒不醉人人自醉】然后连骚话都忘了怎么说的样子,结尾的话,大概算是恶意吧23333全程都是老梅视角,没有莉雅的什么描写,以及我还欠一片点文会争取的_(:_」∠)_

咕哒:梅老师醒醒,要加班了!阿尔托莉雅的礼装还没肝呢!

为了庆祝我和狗子终于领证了同学就p了那么一张东北大花袄狗【bu】其实是半个学期以前就有的脑洞了2333就等着一天_(:_」∠)_祝大家狗年大吉【是不是太晚了xx】

拔flag

首先占tag抱歉。
跟朋友立flag,说只要新年福袋出狂王,就码梅剑同人文w【他俩真的太可爱了QAQQQ!!!】今早凌晨喜迎狂王到我的嘎勒底x所以来拔个旗,其实目的是求梗x小甜饼什么的请随意提!【新年就是要甜甜蜜蜜才是啊(´・ω・`)】

几百年不动刀。。废了x【迷雾蓝放置play成了迷雾灰我。。。】狗啃平留外加狗啃线条。。。是个废人了x

我好害怕,和朋友回到家之后都发现家里的门下压了一张纸,纸上的内容分别是一个悲伤的少女和一个笑的不怀好意的男人,都有什么518RMB什么的,据说这个是叫碧蓝航线的可怕地方,那里的人都被抓去养肝... ...难道我们被他们盯上了吗?我们现在好害怕... ...

【跟风玩梗,梅老师是列表的图w】
【皮这一下很开心orz】

有生之年,我还能活着产出,不容易(。。。。。。)

一个几百年不刻章所有都爆炸了的辣鸡章手

男朋友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也很无奈啊【50fo点文】

#名夏 #
#50fo点梗x#
#夏目为咖啡店店员设定#
#ooc了我的锅#

碎碎念:50fo点文并没人理x二静的供梗实在是无能为力,表达一下歉意x这个是candy提到脑洞虽然和原设定有些出入xx【ps里边女孩子的姓氏我都是想到什么就直接套了没什么别的意思orz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夏目君,早上好~“

诹访背着装有工作服的背包一蹦一跳的来到店里。

刚推开门,就看到早已换好制服,站在吧台里正在擦拭玻璃杯的夏目贵志。

“早上好,诹访店长。”

少年冲她微微笑了一下,又低下头继续手中的工作,并没有打算多说些什么。

“嗯。”诹访看了看挂在墙上的表,分针正悠悠的划过【6】的位置。

“夏目君今天来到很早啊,现在才刚刚八点半。”诹访坐在板凳上翻找着需要用到化妆的东西,并对夏目有些不太正常的上班时间感到疑惑。

“今天醒的比较早,也并不是太饿,而且今天是双休,所以就提前来了。”

“欧,是这样啊。”诹访歪头思索了一下,没有多问什么,将东西归置好后,进了更衣室。

待诹访离开后,夏目贵志看了眼墙上的钟表。

——八点三十二。

“果然来早了会显得有些不正常吗... ...平时的这个时候... ...我应该在干什么呢。”

————大概是早已洗漱好,准备好了早餐,然后要去叫醒床上的名取周一吧。

不过名取每次起床都是磨磨蹭蹭的,不等夏目说“名取先生你再不起床我就一个人吃完饭先走了”,他是绝对不会清醒过来的。吃完早饭后名取总会要求和夏目拥抱一下,然后再满心欢喜的挑好出门要穿的衣服,搭配的皮鞋。

结果就导致了夏目贵志基本上每天上班都要迟到。

“夏目君,一杯原味拿铁咖啡。”

店员的声音将夏目不知道跑到哪里了的思绪拉了回来
“好。”

早上的人流相对比较少,过了早饭时间,一时应该也不会有客人来了。夏目贵志坐在柜台里,一只手托腮,另一只手中转着一杆圆珠笔。
“这时候名取先生应该已经醒了吧,也不知道我不叫他他会不会睡过头。”
“如果名取先生醒了没看到我会不会着急?我也不能现在就回去找他啊。”
“... ...”

夏目越想越郁闷,他将手中的圆珠笔放下后,顺手抄起了电视遥控器,电视里正在播放记者对当红演员名取周一的采访。

“名取先生,请问您有没有恋人呢?”
“记者小姐还是对这种话题最感兴趣啊。”
“这可是所有喜欢您的粉丝都想问的一个问题,您方便回答吗?”
“哈哈,那我就做所有粉丝的大众情人好了。”荧幕中的名取给记者开着玩笑,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。

夏目轻微的皱了皱眉,握住遥控器的手因使劲而指端发白。

“在名取先生心里,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。”

夏目贵志突然冒出来了这么一个想法。

在互相表白后,两个人虽然住在了一起,而且每天都很甜蜜。但是名取从来不愿意把两人的事情对外说明,虽然夏目知道名取是害怕一旦公开会对他的生活造成影响,但他的心里总还是有那么一丝的失落。

但是没办法,他喜欢的人是名取周一,是要想尽办法隐藏私人生活的明星名取周一。

夏目越想越累,不知不觉就靠在角落墙壁上睡着了。

“夏目君,夏目君?”感受到有人在推搡他,夏目从睡梦中醒来,对上了诹访关切的眼神。

“夏目你没事吧?”

“店长?啊很抱歉不知道为什么我就睡着了!是不是耽误到工作了?”

夏目一下子清醒过来,环顾四周,最后将视线停留在了那个挂钟上。

——11:20,已经是快中午了。

“没事没事,今天上午并没有人来,并没有耽误什么。夏目你收拾一下去吃午饭吧,或者回家休息一下,感觉你今天有些不在状态。”

“啊,谢谢店长。”夏目涨红了脸,心里想着回来怎么想办法加班把时间补一下。

“啊对了夏目君,刚才你电话响了,我扫了一眼备注,好像是叫... ...名取先生?”诹访看了眼打开的电视,又看了眼夏目,她发现夏目的脸变得更红了。

“啊店长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... ...只是姓氏相同而已!”夏目很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回答到。诹访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,没再多说什么。

换下工作服,夏目拿起手机看了一下,有7个未接电话,都是名取打来的。最后一个未接,显示是在他被诹访叫醒的前10多分钟。

就在夏目心软想给名取回电话的时候,名取发来了一个短信。大概意思是说昨天给夏目弄了很多麻烦很抱歉,但是下午他要和同事商讨工作没办法很早回家,如果夏目看到短信就给他回个电话。

看到后边的“可能会回家的晚一些,夏目就不用给我准备晚饭了。”这句话后,夏目果断选择不回电话。

草草解决了午饭,夏目跑回了咖啡厅。虽说店长告诉他可以多休息一会,但毕竟自己睡了一上午再晚去的话会很不好意思。

下午的人流量要比上午多很多。成群的学生,抱着电脑工作的上班族,喜欢喝下午茶的妇人,咖啡厅里基本上是座无虚席。

“叮铃——”挂在门口的风铃被打开的们带动起来,发出了清脆的响声。

“欢迎光临!”是店长的声音。

“嗯。”进来的两个人是一男一女,明明是不怎么寒冷的秋天,两个人却都将自己遮的严严实实。但这不影响旁人可以感受得出来这两个人不一样的气场。

“一杯奶茶,一杯加糖拿铁。”男人在询问过身边的人的意见后对前台服务人员说。

“一杯奶茶,一杯加糖拿铁,先生您还需要什么吗?”前台服务员的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点击着,打印出小票。“不用了。”说完两个人就去了店里最隐蔽的角落。

“夏目,给。”前台服务员把小票交给夏目,却看到夏目站在里边手里拿着调咖啡的勺子发呆。

——毫无疑问,刚才那个人是名取周一。虽然刚才他在点饮料的时候用了伪声,夏目也很精准的一下判断出来了那个就是名取周一。再说了,明明不是很冷的天却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,虽然不是名取的日常作风,但这是在重要的时候的伪装。

——那么,他身边的女人是谁?

夏目感受到了浓浓的危机感。

在调咖啡时,他故意用了最苦的咖啡,粒糖未放。“啊,这两杯由我来送吧。”夏目笑着对服务员说。

拐到咖啡店最角落的地方,夏目看到了背对着他的名取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女人。两人都摘掉了一些伪装,夏目更加确定无疑那个人就是名取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毫无疑问是脱了最久的一篇,字数那么少,还只写了三分之一,感觉再不出来冒个泡,你们会以为我死了x好多想到的小细节和事情都没写,后期会慢慢加上。最后我没死,真的😂

周年章√不知道为啥老是印虚掉orzzz不知不觉刻章也两年了,感觉还是有些进步吧ww